青花藍,總是不能忘記你的樣子!

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18-04-07 01:06:14

青花藍

作者:劉英敏


  若說中國紅是從太陽上采擷的,那么,青花藍就是在泥土中綻放的。若說中國紅是中國的“動”色, 則青花藍是中國的“靜”色。一動一靜,中國有味。

  她兼具儒家的溫度、道家的灑脫和墨家的勤樸。她是素與雅最完美的結合,是中國最有廣泛群眾基礎的顏色。中國的士,“居廟堂之高”時,往往喜歡黃金黃;“處江湖之遠”時,往往喜歡水墨黑;但他們內心深處喜愛青花藍。

  青花藍,盡在青花瓷上。農業中國,以“土”為其“五方”之中心。 青花瓷,脫胎于土,成型于火,獲生命于青花藍。因此說,青花藍是泥土中綻放出來的。

  瓷,或者說青花瓷,是另一個中國。瓷的本性是剛的(雖然她不像刀,不具侵略性)——一旦“玉碎”,卻化為片片刀鋒,雖千百載也不腐。而鐵槍、鋼刀,幾十年風雨就腐爛了。

  周杰倫的歌《青花瓷》留戀、詠嘆青花瓷。 “雨過天青云破開,鬼谷下山入夢來。遠塵淡墨調煙雨,一見傾心鐫畫臺。”(《七絕·青花》)。“色流香,青胎素描慢拂弦。慢拂弦,歲月浮華,一夢千年。 可參造化天地妙,無極由來太極添。太極添,業火凝煉,玲瓏驚艷。”(《憶秦娥· 青花瓷》)兩位無名者的青花瓷詩詞,甚合吾意。

  青花藍,盡在藍印花布里。農業中國男耕女織,織的就是藍印花布。她也是從花兒——棉花中走來。青花瓷予國人以剛、以飽(藍邊碗是華人的共同記憶),藍印花布予國人以柔、以溫。

  現在,藍印花布在云貴一帶的少數民族才較常見,并且是珍稀旅游紀念品了。

  昔日千百年,藍印花布做衣裳、被套、蚊帳、嬰兒的襁褓、行者的包袱……她比粗陋的麻布細暖,她無綢緞、毛皮的高貴,但她予千千萬萬布衣以尊嚴。

  對,藍印花布——布衣的尊嚴,還有歡和愛。

 “青,取之于藍,而勝于藍。”(《荀子·勸學》)戰國時國人已從蓼藍草中提取“靛青”染色。解放后不寫小說寫服裝史的沈從文考證:“……后來逐漸發展成藍底白印花布的一種,以布抹灰而染青,候干,去灰藥,則青白相間,有人物、花鳥、詩詞各色。”藍印花布為世所重在宋,盛行于明、清。

  藍底白花,以斑點的粗細、疏朗組合而成,如星空閃爍,一種悠遠、寧靜的氣息裊裊而來。她兼有少婦的端莊和少女的俏皮。她天性屬于山清水秀的江南:溫婉白美的女子,“緩緩地”穿上這種藍得清純,白得樸實的布衣,秀氣不落凡俗,典雅不失明快,款款地走來……那才是個美不勝收的南中國!“日出江花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如藍。”好一個如茵綠草與藍印花布作大背景的紅火江南。

  藍印花布,還有團扇、青瓷、宣紙、毛筆、線裝書、油燈、油紙傘、秦磚漢瓦、儒家禮儀等繪就的歲月,一步三回首,遠去了……

  青花藍,民間中國的容顏,也是藍天和大海的容顏,是中華的“基準色”與活力源泉。

  本文曾發表于人民日報海外版2015年02月25日

  劉英敏,吉安人,號半坡居主,現任吉州文聯主席,吉州政協委員。已出版《胡子與裙子》、《半坡散記》,另有隨筆集《廬陵裁紙》、詩集《江南吟父》。


點擊下方閱讀原文訂購旗袍
↓↓↓
發表
江苏福彩7乐彩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