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婚姻的樣子

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18-06-17 00:52:01

幸福婚姻的樣子

文 | 寫不長


2017年9月,姐姐和姐夫結婚二十周年。


姐姐喜滋滋地跟我曬禮物,是一條銀質項鏈,三百多元。也許在旁人看來,花這點錢買禮物不足為奇,可對于一向勤儉的姐夫而言,三百元已是一筆不小的開支。姐姐說:“因為是二十周年,才有(禮物)這一項開支的。”


在我家,姐夫的消費觀念與我媽高度統一:實用至上,能省則省。某些時候更甚,一件衣服,跟我媽報價,要砍去一半;跟我姐夫那邊,直接說是朋友送的,會省去他的很多嘮叨話。


前幾天,姐夫午睡起來,看著坐在床邊看手機的姐姐,突然說:“我看你真俊。”


姐夫內向靦腆,拙于言辭,這是他少有的表達情感的時刻。


在一旁的外甥不屑地說:“老爸,我媽多丑啊,你眼瞎嗎?”


熊孩子,你不知道,婚姻幸福的秘決就是“瞎”,還有至少50次掐死對方的沖動。


姐姐做事粗放,待人熱情有加,思路天馬行空,有時出口傷人也不自知;而姐夫性格溫和,謹言慎行。姐姐認為,姐夫身上所具備的優良品質,完美地彌補了自己性格上的缺陷。


有一年,姐姐想賣羽絨服,連羽絨服的代理廠商還沒搞定,她先出門買了一支筆回來。問她為什么買這個?她理直氣壯地說:“將來簽合同用。”


結婚這么多年,姐姐每每說起姐夫時,語氣里總帶著一點兒驕傲,夸起姐夫來也是不遺余力:


“手巧,什么都會修。”

“對孩子有耐心,對老人可孝順了。”

“不糊涂,不逞能,做事心里有數......”


當然,指責的時候也是直擊要害的。結婚這么多年,因為金錢、家庭瑣事吵過無數次的架,落下過好多狠話。只不過吵完后,還是惦記著給對方做飯、洗衣,有好吃的食物要給他(她)留著。



姐姐常說:“我這人,在遇事抉擇上,常常糊涂,偶爾清醒。”她過往的人生中,“偶爾清醒”的其中之一就是和姐夫的結合。


回溯姐姐與姐夫的愛情之路,從兩人相遇那一刻,姐姐就認定這人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真命天子。她利用一切可以接近姐夫的機會,沒有機會就制造機會,希望給對方留下深刻的印象,可惜當時的姐夫渾然不覺,他以為所有的相遇都是偶遇,所有的相聚只是朋友之間的純潔友誼。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,謎底揭開,才恍然大悟。


兩人結婚前,去姐夫家收拾行李。姐姐指著書架上一個小擺件問姐夫:”這是從哪兒來的?你還記得嗎?“


姐夫說:“好像是有一年過生日別人送的。”


“誰送的?”


姐夫想一想,搖搖頭。


姐姐大叫著:“就是我啊,你一點兒印象也沒有嗎?”


童年時,姐姐在姥姥家長大,上小學時才被接回來。面對我這個刁蠻的妹妹,被長輩們要求做個好姐姐,凡事要禮讓。她迅速長大了。


我那時擁有被寵溺的小孩的一切壞毛病,視她為侵略者,一心想把好吃的全部占為己有。蘋果我要大的那一個、點心我要比她多吃一塊。黃瓜剛上市時是個稀罕物,兩人分吃一根,汁多味甜的黃瓜頭一定是我的,她吃滋味寡淡的黃瓜把。


“姐姐應該讓著我”。我理所當然地這么想。


“我應該讓著妹妹”。姐姐也理所當然地這么認為。


“姐姐應該讓著妹妹,這才是懂事的好孩子。”父母同樣如此認定。


其實,姐姐才比我大一歲。


在我的成長回憶中,姐姐從未偷過懶、耍過賴、撒過嬌。我倆吵架,她總是妥協的那一方。從七歲起,就自己單獨一個房間睡覺,早上起床自己編辮子;八歲會騎自行車,十歲時能帶著我去姨媽家,往返十幾里地。學習上從來不讓父母操心,對于父母囑托的事情總是全力以赴。有幾年家里經濟困難,春節前媽媽跟我們姐倆商量,不買新衣服可否?姐姐表示沒問題,我則大放悲聲。她體恤媽媽既要上班又要做家務的辛苦,小學四年級開始,就幫著媽媽洗全家人的衣服,包括我的。洗床單和被套,那時還沒買洗衣機,全靠一雙小手搓。


結婚后,姐姐問:“以后,黃瓜頭都讓我吃好不好?”


姐夫說:“好。”


這項約定已經成為他們家庭的基本法。


他們結婚這么多年,全家人打撲克時,即使姐夫跟我是一幫的,如果發現姐姐快輸了,他馬上反水,找機會放牌,讓姐姐先走。當我表達不滿時,姐夫便說:“輸了她不高興。”


我姐玩牌輸不起,輸了發脾氣,輸多了還會哭。我們都不當回事,只有姐夫認真了。


結婚后,姐姐終于有機會做回了小孩子。



Endless


梁家輝曾在采訪中說:

夜半醒來,看著身邊的老婆,覺得她很可愛


文 | 寫不長

圖 | 據CC0協議引自網絡


劇不終

公眾號:jubuzhong

個人微信:wo6968


兩個人的故事館


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


發表
江苏福彩7乐彩中奖规则